恒行平台:迷宫探索者-神话中的野兽

恒行娱乐 恒行平台 浏览

恒行平台:太好了!来了吧,兄弟?就在这关键的时刻? 不管怎么想都无法打倒的敌人就在眼前? ──这就是所谓的,最初的BOSS战了吧。说实话,到目前为止,那些家伙的名字都只是种族名吧?

    太好了!来了吧,兄弟?就在这关键的时刻?

    不管怎么想都无法打倒的敌人……就在眼前?

    ──这就是所谓的,最初的BOSS战了吧。说实话,到目前为止,那些家伙的名字都只是种族名吧?

    但是,这次不同,它有个体名。

    直截了当地说,我也试着用了一下【鉴定眼】,结果发现。

    不管怎么说,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会有下位(是下位吧?大概)这种东西……嗯,我想。

    但是,嗯,没办法啊……

    ──这里是,狭间迷宫。怎么吐槽都没用吧。

    来吧,兄弟?你我该……怎么办?会变成怎样?

    嗯,嘛,就像你注意到的一样……这次敌人很糟糕。太糟糕了。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刚才也说过了……话虽如此,就算没有【鉴定眼】,从外表上也能也察觉到——地狱的看门犬凯尔贝洛斯。

    即便如此,我也要向一脸懵逼的诸君说明一下。

    这个等级的魔族……本来就根本不会出现在人间。

    那是神话中才会出现的魔物。

    与此相比——地上的魔王(笑)。等等,算了吧,那个是。

    嗯,我想这样就能感受到不妙了吧。

    然后,这家伙的头脑也不笨,完全能理解安全地带,即使这边开始远距离攻击,它也会以很快的速度脱离。

    它会从远处观察这边,在踏出这边一步的瞬间,就在那一瞬间就会被吃掉。

    以那个速度,会吓到发软吧?不管怎么说,那家伙的速度都超过了音速。

    音速啊……音速?

    对理解不了的人解释说,就像战斗机之类的,大概就是这样的水平。不,嘛,除了地球出身的人以外,这个说明也很简单就能理解吧(笑)。

    从【过去视】中我看到了很多,想要打倒这家伙的话……如果不带自卫队来的话是没有办法的吧。

    当然,如果能用战斧导弹从空中攻击的话,应该会有办法的。

    算了,不开玩笑了,想要打倒这个家伙,就得想办法和一个拥有杀神武器的等级超过500级的冒险者组成一队……就是这样吧。

    顺带一提,我是一个人攻略的。

    所以,我想用保留下来的超C来逃离这个阶层。

    即使认真去做也是不行的。所以,只能逃跑了。「真是太好了!!我的愿望就这样结束了!!」的可能性也不是零。嗯。

    话虽如此,我也有逃跑的胜算。因为还有超C啊?

    ……但是,对兄弟来说是不可能的吧ー。

    姑且,先告诉你阶层的出口在哪儿吧。

    就在南边。总言之,关于出口,这个迷宫本身就会告诉你的吧,好像都是设置在比较容易明白的位置上呢。

    那么。

    好不容易在开门的瞬间就来到了安全地带。饿死也好,被咬死也罢……就这样吧。

    也就是说……来吧,打起精神去吧ーーー!!!!

    如果,我还能写下一期。

    如果还有兄弟能看到它的话……我打心底里尊敬这位死里逃生的兄弟!-

    ——

    第2小节——

    半径一公里左右的半球状空间内。

    在那里的是平原。

    在迷宫内,到底是怎样产生自然现象的,并不清楚。

    但是,确实,现在,一阵风就像水面上扩散的涟漪一样,往草地上扩散了开来。

    现在,顺平身后是一扇从二阶层到三阶层的门。

    他所在的空间是被银色粒子所包围的安全地带……是这样的。

    ──然后。

    眼前二十米左右的距离上,站着一只身长四米左右的巨大的犬类动物。

    三个头。每个头都有能把人吞下去的大小。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地淌着口水。

    就像一把把军刀,尖锐的牙齿排列成了一排,充满杀意的目光,为了寻求肉而望向了这里。

    顺平用【鉴定眼】确认了眼前的魔物。

    【凯尔贝洛斯】

    危険指定>>>神话级(下位)

    特征>>>在神话中,它被认为是图博恩和埃奇多娜之子。另外,它是冥王哈迪斯的忠犬,作为地狱的看门犬知名度很高。虽然拥有人类程度的智能,但是不会理解人类语言。典型的物理特击型战斗风格,值得一提的是那锐利的犬齿的咬合力。那犬齿的一击,甚至连奥利哈钢制的铠甲也能咬穿个洞。另外,那厚厚的皮毛和脂肪,以普通人的力量,甚至是,常规武器的一切刀刃都无法穿透。而且它的敏捷性达到了音速的范围,可以变幻自如地行动。由于那巨大的灵的质量,在人类的世界上几乎不会出现,但要是出现了,各国的领导人都将困扰该使用何种对策吧。食欲旺盛,置身于狭间迷宫内,总是渴望着血和肉。

    当我看到它的时候,我和巨大的犬的其中一个头的——眼睛对上了……

    「远距离攻击行不通。而且这家伙……不像不死者之王一样……有明显的弱点。是只用力量使劲推进……那种类型……是正统派的力量战士……」

    顺平像没了腰一样垮了。

    坐在那里,弓起背,开始发抖。

    「……」

    抖得越来越厉害。

    后背的肌肉微微痉挛,然后他——开始抱着肚子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他在安全地带里抱着肚子转了一轮。

    「什么是危险等级神话级?没听说过这样的等级吧?不明白啊。完全不知道其意义啊。」

    然后,用左手小指轻轻擦拭笑泪。

    「不管怎么说,boss级的话……经验值和掉落品都会很厉害吧?对手是狂飙突进的狗……好、好、走运……真的太走运了!行!这样的话就行了!总算……能看到跨越这里的希望之光!」

    这时,顺平突然压低了笑声,表情僵硬了起来。

    「问题是……我的回避率……对超过音速的凯尔贝洛斯是否有用?然后……我自己的手能不能做到那样,有没有那个觉悟……呢」

    凝视着他的左臂,露骨地皱起了眉头。

    ──但是,不做到那样的话……我是绝对杀不了它的。

    ──不是不能做到的问题吧?必须杀了它……不然只会被杀掉!说起来,为什么要吃无生活之王的肉呢……你呢?是为了生存吧?从一开始……那时候就已经接受了吧?

    放在怀里的手枪——确认着麦格南那铁的触感。

    然后——从安全地带开始迈出了一步。

    在顺平迈出第一步的同时,凯尔贝洛斯慢慢压低了身子。

    那异形的怪兽,后腿的肌肉开始膨胀。

    刹那,或者,是更少的时间。

    比声音更快,巨大的质量以瞬间移动般的速度向顺平发起了冲锋。

    巨大的三头犬似乎在瞬间达到了最高速度。

    作为证据,草原上响起了干脆的声音。

    类似于破裂的声音。

    那是超越音速的信号,例如挥棒,用力拉的时候也会发出的声音。

    简单地说就是冲击波产生时的声音。

    在超越了音速的领域里战斗——在那里,顺平的嘴角歪了一下——

    第3节——

    ──看得见!

    狗朝着这边冲过来的轨迹,是傻瓜式的直线运动——虽然很勉强……但是看得见。

    「这就是回避率1390……っ!」

    正如他所说,是极尽提高等级奖励点数的结果,他只要有这一点,就能掌握对抗眼前怪物的能力。

    三个头中的一个。

    开着的大口——就像是要从头上吞下一切似的逼近过来。

    五米、三米、一米、五十厘米。

    在它的嘴巴里,排列着军刀的刀刃般尖锐的牙齿。

    就在能感受到那吐出的温暖的口气以及溢出的口水的臭味的距离的时候,顺平动了起来。

    就像斗牛士一样,侧步并迅速扭动身躯。

    然后——巨型犬就这样沿着直线的轨道冲了过去。

    肩膀上传来了剧烈的疼痛。

    仔细一看,破旧的衣服被切开,血液从被挖了几厘米深的肉中流了出来。

    「一张罗だってのに(这句话我不知道怎么翻)……何してくれてやがんだよ(还想要我做什么啊,这句应该要接合上一句来翻译,先这么翻吧)……。嘛,总之在这种状态下、为了能继续进行躲避──问屋が卸してくれないみたいだな(这句话我不知道怎么翻)……」

    不管怎么样……顺平握紧了拳头。

    ──行……这样的话……能行!能看清了他的攻击……那个难题已经解决……了!还有……如果还能再避免一次致命伤……一切条件都已经准备好了……!之后呢……那就要看我能不能做到那个……了!

    另一方面,凯尔贝洛斯则显得非常惊讶。

    本来的话,无论是谁,在那速度和犬齿面前都是无可奈何的。

    也有作为绝对强者的自信。

    那样的自己的突进……被人类的孩子避开了。

    惊愕之余,瞪大了眼睛,巨大犬立刻把脚压到地上打滑,让突进停下。

    哗啦啦啦……伴随着尖锐的轰鸣声,凯尔贝洛斯完全停止了脚步,重新面向了顺平。

    ──彼此的距离大约是三十米。

    像挑衅一样,顺平向着凯尔贝洛斯招手。

    「来吧,汪公……打过来呀!下次你也该结束了!」

    然后,转身面向顺平的凯尔贝洛斯,大吸一口气——发出了咆哮的声音。

    或者——那是一种可以形容为爆炸的级别的咆哮。

    能响彻腹底的重低音。空气莫名地震动,皮肤被鸡皮疙瘩覆盖。

    并且在那个瞬间,顺平瞪大了眼睛。

    ──身体……动不了。

    事实上,保持着站在原地的状态,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陷入恐慌的顺平发动了【鉴定眼】,确认现在的状况。

    理由是……很简单。

    这是凯尔贝洛斯技能的影响。

    【魔獣的咆哮】

    技能等级>>>国宝级

    特征>>>承载着魔兽之王的魔力的咆哮。不通过耳膜,空气振动,直接作用于主管大脑恐惧的部位,使对象陷入恐慌状态。神经系统暂时麻痹,就像字面意思一样,处于束缚状态。※格下限定。能有效地发动效果需要敌我有着相当大的格的差距——

    第4节——

    那么……顺平思考着。

    ──动不了……这是意料之外的。【全状态异常耐性】也没有效果──

    【魔兽般的咆哮】有效地发动了,确认了顺平相对于自己是明显的低格,满足了吗,凯尔贝洛斯眯起了眼睛。

    然后——慢慢地向这边推进了一步。

    体高四米多,身长十米。重量超过十吨——咣当咣当,沉重的脚步声走来。

    ──动啊、动啊、快动啊……!

    顺平的大脑向指尖发送指令,但神经系统出现了混乱,电信号无法从头部向下传递。

    一步,又一步,巨大犬舔着舌头靠近着他……

    剩下,十米。

    ──只要一次就好,几秒钟就好……快动起来啊!剩下,五米。

    ──为了什么,为了什么我才吃了那烂肉的?原来是人的我……吃了那肉!?就在这里站着吧……什么都不是!

    剩下,三米。

    巨大犬的一只头张开了大嘴。

    即便如此,身体还是一动不动,一动也不动。

    取而代之的是,像心脏被鹫抓住一样,或者像朝着某个地方无限落下那样的冲动涌了过来……

    那是,面对无法逃脱的死亡,类似于人生观的恐惧。

    嘴吧嗒吧嗒地开闭。

    看来,脖子以上的自由并没有被剥夺。

    哦哇!哇,全身被恐惧所覆盖——顺平不禁发出了声音。

    「啊……」

    在剩下两米的地方,能将死亡具体化的东西逼近了。

    神话中的魔物正在逼近。

    那个时候,顺平的脑海里闪过过去的记忆——走马灯。

    想起了小时候毫无顾忌的纪子的笑容。小时候,总是和纪子在一起。

    小学的时候,我帮助了被欺负的她,抚摸着她的头……

    进入中学之后……不知不觉间立场逆转了……总是做着让她担心的事情。

    凯尔贝洛斯再靠近了一点,还剩下一米。

    于是,在顺平的记忆中,最后一个纪子的身影浮现在脑海里。

    『你知道吗?温柔是指……──从坏的意义上说,那是无可救药的意思──你真的是个笨蛋啊?』

    啊啊,顺平在脸上轻轻点了点头。

    「是的。纪子……你是对的。温柔是指……我真是个不可救药的笨蛋。事情非常简单。右边的脸被打的话——就用左直拳殴偿还!仅此而已!」

    然后,继续。

    「是的,我一定……纪子也好……木户也好……让他们全都……变成肉块!」

    【魔獣的咆哮】是、直接作用于主管恐怖的大脑部位,使其发生效力。

    那么……顺平张大嘴巴,全力伸出舌头。

    ──使用由疼痛引起的休克疗法……怎么样?

    嘎地一声,舌头夹了进去,然后用力闭上了牙齿。

    乱七八糟的……伴随着讨厌的触感,血的味道从口中溢出。

    在只剩下半截舌头的状态下,疼痛之余,却无法发出声音。

    但是,在顺平的这种状况下,凯尔贝洛斯也并没有停止动作。

    凯尔贝洛斯的头部与顺平的距离已经达到了伸手可及的程度。

    然后——顺平咆哮了。

    「呜呼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顺平的左直拳,打在了凯尔贝洛斯的脸上。

    顺平从【魔獣的咆哮】的束缚中逃脱出来的事,就在那瞬间,凯尔贝洛斯讶异地皱起了眉头。

    但是,好像又马上恢复了精神,一下子闭上了大嘴——

    第5节——

    顺平挥出的左直拳甚至连攻击的样子都没有做到,只是——左手被咬住了。

    犬齿割裂肉,骨头粉碎,血沫飞舞。

    左手的肘部前端全部都被咬在了嘴里。

    于是,顺平用剩下的右手,从破旧的上衣里掏出了手枪。

    「……嘿嘿,肚子饿了吧?好啊……有本事就来吧……我给你……尝尝吃吧?但是,这样就将军了……」

    说这句话的同时——他把手枪对准了比自己左手的肩口稍低一点的地方,而不是对准凯尔贝洛斯的身上,并扣下扳机。

    砰、砰、砰。

    三连射──对着自己的身体进行了零距离射击。

    在四十一口麦格南的连続射撃之后,他的左手完全与身体分离。

    也就是说──

    ──左手,完全被撕断了……这个意思吧。

    就这样,他向旁边跳了起来,就那样倒进了被银色粒子所包围的区域——安全地带。

    巨型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或许是饿了吧,开始啃食着留在嘴里的顺平的左臂。

    粉碎了的肉片飞散,血的飞沫从凯尔贝洛斯的头部洒了下来。

    顺平在安全地带挣扎着,痛苦着。

    「痛……痛……痛啊……」

    首先是,左手残缺了。

    其次是,半截舌头损伤了。

    银色粒子聚集在左手和嘴里,疼痛得到了缓解,但这也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顺平是以前读过的小说,在指甲里插入针,读过就那样被人玩弄着的书。

    这个时候,想到了这里,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但是,现在和那个完全不同。

    顺平受到的伤害。

    因为这里是安全地带,能让身体再生等,拥有回复加护的场所

    如果是……绝对致死的伤口。

    忍不住了的他嘴里漏出了想哭一般的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一边在草地上翻滚,一边流着泪。

    剧痛之余,多次失去了意识,但讽刺的是每次都会——因为疼痛,意识又苏醒了过来。

    在那里,可以看到凯尔贝罗斯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的肉。

    它的表情和现在正在外面享受着人生的纪子和木户的笑容重叠在了一起。

    在他的心中,憎恶和杀意翻滚,瞬间加速。

    在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地狱之苦中,他在地上打滚着——心中只想着一件事。

    ──为什么我会遇到这样的事……我必须要经历这样的事情……!

    ──这个迷宫里的怪物、木户、木户的马屁精……然后,以及纪子……!

    ──杀。杀。杀掉!

    ──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掉!

    ──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掉杀掉杀掉杀掉杀掉杀掉杀掉杀掉杀掉!

    就在顺平的杀意冲动加速的同时,覆盖在左手和口内的银色粒子的光变强了……

    左手的出血完全止住了,伤口上粉红色的肉隆了起来。

    然后就像爆发一般,从缺损的状态──再生为原本应有的样子。

    ──一个不留都杀了!对……一个不留……都给我变成肉块……!——

    第6节——

    几分钟后。

    黏液粘满了手臂,可是,也完全回到了之前的状态——试着让左手的手掌的握了几下拳,顺平点了点头。

    然后,在他视线的前方的是,地狱的看门犬凯尔贝洛斯。

    把安全区和外面的世界分隔开来的空气壁。

    离那个大概二十米远的地方──凯尔贝洛斯远远地望着这边。

    从那边来看,应该是在等待着再次脱离安全地带的顺平,也就是说,瞄准了顺平再次鲁莽的挑战……的时候吧。

    但是,在顺平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的现在,他的表情开始浮现出笑容。

    而且,现在的它在能看到的范围内……在工作开始的时候……能省去找的工夫,也少了不少麻烦。

    顺平坐着咧嘴一笑,远远地看着凯尔贝洛斯,从容不迫地呼唤道。

    「喂,汪公……!」

    听见顺平的话,凯尔贝洛斯的三个——所有的头都歪着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你一直在那里等我吗?捕猎者和被捕猎者……立场逆转的事……你没注意到吗?」

    凯尔贝洛斯再次摇头。

    「不管怎么说……你已经……要死了?」

    紧接着这句话的瞬间——凯尔贝洛斯开始微微颤抖。

    察觉到异变的凯尔贝洛斯,像字面一样夹着尾巴,进入了逃亡的状态。

    但是,它的脚似乎没有了力气,用可疑的脚步摇摇晃晃之后——咚,巨大的身体倒下的声音响彻整个空间。

    「库……库库库……」

    微弱的吼声。

    很快,他头部的六个眼睛全部翻白,吐着泡沫,完全沉默了。

    终于……顺平站了起来,开始咯咯地哼了一声。

    「那么多肉的话……对这个庞大的身躯,直到效果很好地发挥出来为止……好像很花时间。」

    然后拿出手枪,对准凯尔贝洛斯的头部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砰、砰、砰。

    全部子弹,几乎都打在了同一个地方,凯尔贝洛斯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

    那么……那个就都完成了。

    ──嗯,那是当然的。没有赋予神杀属性的武器的话……是无法让它受伤的。

    总之,现在,他想确认的事——嗯……也就是说,神经毒的效果如何……这件事。

    「好吧,不出所料……一动也不动了呢?神经毒也就是说……也许……就像我刚才受到的【魔兽的咆哮,死亡-猎杀】一样……变成了有意识却不能动的家伙」

    慢慢地他走出了安全地带,朝着凯尔贝洛斯的头部走去……

    看着完全不动的凯尔贝洛斯,顺平露出半笑的表情……

    从高处俯视,顺平——对着凯尔贝洛斯继续说道

    「喂,汪公?刚才……和我不能动的时候,立场完全颠倒了啊,是吗?被做了同样的事……现在是什么心情呢?呐,什么心情?」

    【不死者之肉】

    物品等级>>>国宝级

    特征>>>不死者之王的肉。非食用。人类的尸体被迷宫的邪神们产生的强烈的诅咒附上后,所以产生的魔物是不死者之王。当然,那个肉是诅咒的肉块,吃了的人也能得到特殊的能力。具体地说,身体组成会变质,变得和不死者一样,它的体液、血液以及肉都具有强烈的神经毒素。

    顺平当时选择的技能是──【全状态异常耐性】。

    正因为有这种技能,他才毫不犹豫地吃掉了不死者的肉。

    是的。

    从一开始,顺平——就准备要使用这样的战略了。

    ──正如字面意思……让他吃肉,切断骨头,那样的使其破灭的战略。

    顺平走到凯尔贝洛斯面前,想要用双手分开它的上下嘴。

    「好重啊……这个……」

    不管怎么说,打开嘴巴总算是成功了。

    然后右手持手枪,朝着喉咙的深处开枪。

    发射,然后用魔力重新装填子弹。

    发射,然后用魔力重新装填子弹。

    发射,然后用魔力重新装填子弹。

    重复着同样的操作十分钟──合计,二百发以上的攻击——

    第7节——

    切……凯尔贝洛斯的口中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甚至连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

    「……这个,真是不幸运啊……。什么啊都是……所谓神话级的危险指定……话说回来,杀神属性到底是什么呢……真是不容易啊……」

    顺平叫出了箱子,露出了丑恶的笑容。

    「……那么,这个怎么样?」

    顺平从腋下的白色箱子里,一个接一个地取出油壶。

    然后──树枝……不,比那个还要粗得多的……柴火。

    「这里的外观是洞窟吧?啊,结果呢……真是杞人忧天。在外面看来……不管怎么想,内部都应该是没有光源的吧。在……我……作为祭品被选上之后,有一段时间……总之,就是去伐木了。然后,作为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认真工作的结果……用很少的积蓄买了大量的油壶哦。食物之类的,反正也保存不了……我只带了最低限度的。嗯,总之,我想做把火炬」

    柴火,柴火,柴火,柴火。

    不知不觉的,像山一样多。

    数以千计。

    既然敌人已经麻痹动不了了。

    没有必要特别着急。

    以慢悠悠的动作,从木柴山里再挑选柴火。

    围绕着凯尔贝洛斯,调整柴火的形状,用油点火。

    为了把凯尔贝洛斯烧成一团,在周围堆起了篝火。

    滚滚而来的黑烟和火焰。

    顺平面带微笑,望着眼前的情景。

    可是,过了十分钟左右,只从凯尔贝洛斯的毛皮中飘出微微烧焦的气味,却看不到烧伤的痕迹。

    「嗯,没有被燃烧……。 但是,这也是在意料之中。或许,持续烤个二十小时的话……说不定会被杀死。但是,不知道麻痹状态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因此,我应该尽可能地抓紧时间。……」

    然后,他从火里取出一根柴火。

    「是的,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很顽强……于是……。再这样的话会怎么样?」

    打开凯尔贝洛斯的嘴,取出未着火的一根最长的柴火。

    像支柱一样,把那个嘴巴撑开并固定住。

    然后。

    熊熊燃烧——拿起火焰包裹着烧到一半左右的柴火,插进凯尔贝洛斯的嘴里。

    两根、三根、四根、五根、六根、七根。

    接二连三,柴火被丢进凯尔贝洛斯的嘴里。

    数量超过几打之后,就再也没有地方挤了。

    于是,顺平用双手那着在刚才的阶层得到了猛犸象-甲壳虫的角,像要挤进喉咙的深处一样往里插。

    从凯鲁贝洛斯的口腔到食道,从食道到胃。

    然后把燃烧的柴火倒进空无一物的空间。

    「嗯……总之……这样的东西」

    拿出油壶——倒进凯尔贝洛斯的嘴里。

    火势和黑烟一下子变大了。

    ──直接焚烧内脏器官。

    于是,对一个头的工作完成了。

    也就是说……已经,不能再……没有可以插柴火的地方了。

    顺平点了点头,确认了凯尔贝洛斯的状态。

    也就是说,还剩下的两个头……「算了,已经决定了要做的吧?」

    顺平把同样的工作,重复在剩下的两个头上——

    第8节——

    ──于是,把所有的柴火都塞进嘴里,一个小时后。

    「你是有多么顽强啊……」

    嘴里喷出滚滚浓烟和火焰,但凯尔贝洛斯仍在微微痉挛。

    能够进行痉挛的话……神经毒素的效果正在减弱。

    凯尔贝洛斯眼中的光芒在逐渐变弱,这样的攻击似乎确实是有效果的。

    但是……即便如此,在凯尔贝洛斯从神经毒药中恢复的瞬间,顺平肯定会被撕成碎片的。

    现在,顺平面对的问题是,从神经毒素中恢复过来,还是因烧伤而死亡,哪一个更快呢。

    不知道哪一边会更快的现在,本来陷入恐慌状态也不奇怪。

    但是,顺平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焦急的神色。

    「三个头,全都烧着了,再也没有地方可以插……。 还有,腐蚀你的毒药……正在慢慢恢复。喂……汪公啊……我有个提案哦。确实,还有一个……你还有一个漏洞的吧?」

    顺平拿起熊熊燃烧的柴火,绕着凯尔贝洛斯……

    从顺平的视线前方……理解到要做什么了吗——凯尔贝洛斯的表情,眼睛看起来像抽筋了一样。

    被火包裹着的柴火指向的前方是——凯尔贝洛斯的肛门。

    「不管怎么说……这样会死的吧。如果这都没有死,那我也就无路可走了」

    对露出了像宠物狗一样的眼神诉说着什么的凯尔贝洛斯,顺平爽快地回答了。

    「别客气……柴火和油壶还有很多。不管怎么说……他吃了我的手臂。挑食可不好呢?不会吧……难道你会说下面的嘴不能吃柴火吗?」

    然后,三十分钟后。

    和弥漫着的肉烧焦的味道一起,凯而贝洛斯变成了闪亮的卡四散了。

    手拿着其中一块肉……顺平自言自语。

    「技能卡……【魔兽的咆哮】……似乎只适用于格更低的对手……这样的东西,我没有要的理由,垃圾!」

    接着,拿出了下一张卡片,顺平高兴地笑了。

    「……终于有哺乳动物的来了……话说,狗肉是什么味道呢?」

    【魔獣的犬歯】

    物品等级>>>神话级

    特征>>>攻撃力200。

    凯尔贝洛斯的歯。拥有与奥利哈钢相同硬度的素材,具有神杀属性。如果能精制的话,可以作为在人间界无法得到的水平的武器,不过,能处理那个素材的锻冶工匠无论在哪里都是不存在的吧。

    【魔獣的咆哮】技能等级>>>国宝级

    特征>>>承载着魔兽之王的魔力的咆哮。不通过耳膜,空气振动,直接作用于主管大脑恐惧的部位,使对象陷入恐慌状态。神经系统暂时麻痹,就像字面意思一样,处于束缚状态。※格下限定。能有效地发动效果需要敌我有着相当大的格的距。 

当前网址:http://www.transinterlog.com/tutorials/122.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