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平台:迷宫的探索者-不死者之王

恒行娱乐 恒行平台 浏览

恒行平台:依靠着灯笼的光芒前进。 穿过大厅深处的通道,看到了门。 木制的门,给人有一种疲惫感。虽说数千年前就在那个地方,但却看不到因老化而造成的致命损伤。 叽与和沉闷的声音一起

依靠着灯笼的光芒前进。

    穿过大厅深处的通道,看到了门。

    木制的门,给人有一种疲惫感。虽说数千年前就在那个地方,但却看不到因老化而造成的致命损伤。

    叽……与和沉闷的声音一起蔓延。

    明明没有光源,不知为何被一片光覆盖着。

    然后,环顾四周,遍布着无数的骸骨。

    总之,先把持有的灯笼收进物品箱……能收纳各种东西的迷之空间里。

    只要念出来,一米见方的箱子就会出现,收纳的同时也会消失掉。

    容量,似乎也会随着魔力而增加。

    如果是高位的宫廷魔术师的话,如果是高位的宫廷魔术师的话,举个例子,能拥有几个东京巨蛋般大小的收容量。

    ──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原理做出这个的呢……算了,暂且不管这个问题了。

    顺平哑口无言。

    相对于周围遍布的骷髅,更令人惊讶的是——那广阔的程度。

    那里充满着凉飕飕的空气,有一种半径三百米左右的圆顶状钟乳洞的感觉。

    刚才和木户们一起前进的洞窟的通道,很难想象会马上就连接到这里。

    正因为被称为狭间迷宫,刚才在路上的某个地方,在次元上产生了偏差吧。

    「话说回来……骷髅的数量多得惊人……」

    一望无际的白骨。

    想要目测那个数量……实在是没有办法。

    ──生还率0%。

    语言的分量被理解后的真实感。同时,我的胸部就像被紧紧地拧住了一般。

    ──没有职业适应性。

    ──等级1。

    ──渣状态。

    而且──生还率0%。

    那些白骨里面应该有相当多的人,是有名而又有自信的冒险者吧。

    恐怕,即使是踏入了这里的迷宫……结果……从目前的数据来看,无论怎么想,都只能想到几小时后或几十分钟后的破灭的命运。

    于是顺平瞪大了眼睛。

    ──不是几十分钟后,也不是几个小时后……那个,在进入房间的一分钟内。

    二十米外──我不知道那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那里的。

    当我注意到的时候,那个就在那里了。

    那个的体内溢出着绿色液体。

    浑身缠着苍蝇,穿着破破烂烂的斗篷。

    褐色的腐肉上蠕动着白色的蛆虫。

    然后,那个把沾满血锈的镰刀举到最上端。

    脸颊上削掉的嘴角,看着这边,仿佛在微微一笑——

    第2小节——

    ──【鉴定眼】发动。

    【不死者之王】

    危险指数>>SS

    特征>>狭间迷宫的门卫。死掉之后在邪神的庇护下复活的东西。正因为已经死亡了,身体脆弱,HP无限低。

    然而,这个恶魔拥有将自己认识到的攻击──包括物理、魔法攻击无效化的凶恶特性,因此用一般的方法对其造成伤害的事是不可能的。攻击打到它身上会转化为黑色的粒子,变成无法攻击的状态。另外,即使将其打倒,会消失的也只有那个个体,放置几个月的固定时间后,就会凭依到新的尸体上复活。

    喂喂,顺平的腹部开始冒汗的状态。

    「危险度SS是……事实上……魔王也只是被认定为S的吧……?不,根本就没听说过有这样的等级……?话说回来,攻击无效是怎么回事啊……从一开始就这样……是怎么回事啊……这个迷宫」

    向右转的同时顺平跑了出去了。

    他一边踩碎尸体的白骨,一边全力奔跑。

    逃跑了几秒钟后,回头看了看────逼近眼前的不死者之王把大镰刀挥向了这边。

    「呀呀……」

    强烈的冲击落在了肩膀上。

    好痛……倒不如说,只能感觉到肩膀一热。

    四散的鲜血,飞舞的肉片。

    失去平衡的顺平,头朝地面,就那样当场滑了出去。

    想要采取防御措施,却变成了向上仰着的姿势。

    一看伤口,从肩膀到胸口,裂开了十公分左右。

    随着心脏的收缩,血液像喷泉一样涌出。

    然后,抬头看着袭击者。

    不死者之王抡起了大镰刀──那个大镰刀瞄准的,好像是自己的头部。

    ──啊,已经……结束了。

    就在他这么想的那一刹那——地板塌了。

    虽然他不知道这里具体是什么地方,但是,这个地盘,原本就是众多冒险者和不死者之王之间殊死搏斗的地方──也就是说,在大规模魔法轰炸的影响下,早就破烂不堪。

    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顺平滑入的地方是──因为以前小规模的轰炸,半径一米左右的洞穿透了地表,在那里堆积着白骨,地基极其脆弱。

    白骨崩塌了,他就那样随着重力而落下。

    那个深度,大概有十米吧。

    轰音。

    狠狠地拍打了后背。

    与地下空间的地表的碰撞,使顺平的肺里的空气完全排出,与意识无关。

    同时,啪啦啪啦,令人讨厌的声音。

    几根肋骨发出了啪啦啪啦的声音。

    肩膀的伤,肋骨的粉碎。

    现在,他的大脑内,爆发性增长的电信号──疼痛,使其陷入了无法处理的概念。

    头上,抬头看了一眼,不死者之王,在洞的另一端俯瞰着这里——然后,看了一眼之后,离开了。何故に魔物が追撃を仕挂けずに去ったのかは分からない。

    但是,不管现在还有没有魔物,也一定是处在生命随危的状态之中。

    ──失血……严重。

    以肩膀为中心,感觉体温在急剧下降。

    ──啊……已经……我……

    然后,顺平的意识变得黯淡——与黑暗的地平线混在了一起。

    「嗯……」

    注意到的时候,顺平所处的周围是一片被银色粒子包围着的空间。

    虽然有银色粒子微微晃动着,但基本上仍然是被漆黑的黑暗包围的空间。

    看样子,这个阶层是由两层构成的,刚才的地表是上层,现在的这里是下层。

    「下面也是钟乳洞吗……」

    清凉的空气让伤口很舒服。

    于是顺平马上确认了肩膀的位置。

    「哇……什么啊……这是」

    破烂的衣服下面的伤口被堵上了,不,准确地说是正在堵上。

    肉以肉眼可见的方式蠕动着,粉红色的皮肤组织覆盖着红色的组织。

    就在伤口的周围,刚才在自己周围飞来飞去的银色粒子,在那里的密度变得异常浓厚。

    把上半身撑了起来,注意到了更多的异变。

    「肋骨……确实……刚才……发出了讨厌的声音……是吧?」

    但是,虽然是上半身已经坐起来了,但却一点也不痛。

    「这是怎么回事……」

    银色粒子交错的空间,是半径约为五米的半球状。

    环顾四周,发现了一张已经经年老化的、半茶色的纸。

    「……?」

    顺平拿起来开始读——

    第3小节——-

    哈哈!初次见面。

    欢迎来到这个疯狂的迷宫……但是这样写是正确的吗?

    来到这样的地方的你……有本事的冒险家?或者,是被什么吸引了而进来的傻羊羔?亦或是作为祈求平安的祭品而牺牲的普通村民?

    嗯,这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啦……反正,包括我在内,大家都会死的。

    弱者也好,强者也罢,包括我在内……大家都会死。

    真是的,太过分了。哈哈ー!

    那么,虽然很突然,但我的特技是【鉴定眼】和【过去视】这样的能力。

    我作为冒险者的实力……说等级200级左右能明白吗?大陆第一的剑圣,据说等级在300级左右……嗯,我也差不多算是不是一般人类能达到的水平了。

    那么……虽然也只是我自己说的,但是无论怎么样的迷宫我都有自信能解决。

    不,我有自信。

    不管怎么说,凭借【过去视】,不管什么样的陷阱都能看破,怪物想要做什么也能看懂。

    同时,也有这个水平。

    如果要贯彻逃跑的话,就不会输,也不会死。

    但是,这里稍微有点……嘿嘿。

    坦白地说吧。

    是我太天真了。

    不管怎么说,能到达这个地方的你运气已经很好了。

    不管怎么说,很快,我就来到了这个安全地带。

    顺便一提,在这个地方,魔物是绝对不会进入的,而且伤口能自然地治愈。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空间呢……应该是某处某个在消磨时间的人……应该说是那个人的慈悲吧。

    请放心地,一边喝咖啡,一边读这篇文章吧。

    不管怎么样,为了以后的冒险者,我留下了这篇手记。

    盘踞在第一阶层的魔物……你也看见了吧?那家伙太疯狂了。

    品尝别人的不幸是甜蜜的味道,如果看到旁边的人被那个袭击的话,肯定会一边煽动着一边喝着威士忌大笑的吧。

    无论如何,一切的攻击都行不通。

    做什么都没用,做什么都行不通。

    圣剑也不行,最高级的雷击也不行,状态异常也不行。

    勇者大人愤怒的一击也无济于事。

    ──正如字面意思,所有的攻击都被不死之王的黑暗所吞噬。

    嗯,虽然从旁边观看的话是可以的,但是实际上被那个追上的人……那就太累了。

    那么……用【过去视】的能力确认过了不会错。真的,做什么都是不会有用的。

    是个真正的噩梦啊,哈哈哈。

    以上,祝你好运!

    ……嗯,是这样啊。

    把有用的信息全部都留了下来。

    过去也就只有数个讨伐成功的例子。

    是的,一切的攻击应该都是行不通的……找到了。

    但是,因为都是使用了大规模魔法爆发或者是大混战导致的结果,具体的攻略方法我无法确认。

    在这些例子中,共通的事情是,在无法确认到底发生了什么的魔法爆炸之后,或者是在混战中……大概是这样的意思。

    单个掉落物品的稀有度会超越S级,会是国宝级甚至是神话级。恐怕,获得的经验值也……就连已经超过200级的我,等级也会再提高100级左右吧。啊,这种规格外的存在。

    顺便一提,这些都和冒险者无缘……为了那些被丢在这里的可怜的家伙,我还是先告诉他们吧。

    这个世界的装备入手的难易度如下-

    普通级-

    稀有级(由低至高排名为E-D-C-B-A-S)-

    国宝级-

    传说级-

    神话级

    那么,从不死者之王身上掉落的装备……都是些让人欲罢不能的十分有魅力的东西,但是如果你对逃跑更有自信的话……我推荐你还是坦率地逃跑吧。

    实际上,我也打算这么做。

    总之,从过去的事例来看,从安全地带出来之后,平均只有一分钟。

    在这期间……全力奔跑吧。

    在东边,有通往下一层的台阶。只要过了那里的门,就不属于那个东西的管辖范围了。

    所以,这个阶层我推荐优先选择逃跑。

    那么,我真的祝你好运。

    我打算在下一层也留下类似的笔记……但是如果没有的话,请多多体谅。

    那么,一路平安。

    顺便一提,这个地方只会自然地恢复伤口,一般来说肚子还是会饿的,请注意!

    这是我从【过去视】中所见……不,用不着看吧。饿死的人嘛,你看,对吧-

    ——

    第4小节——

    读完后,顺平叹了一口气。

    放眼望去,银色的空间里有二十具左右的白骨尸体。

    即使在这个号称安全地带的地方里,结局也是一样的。

    「嗯……那么……就像这个留下纸条的人一样……目标是东边的尽头?」

    细心的是,笔记的作者把东西南北的记号刻在了地上。

    ──只是单纯的亲切么,还是像文章里一样是个心情愉悦的人物么,又或者……还有其他的目的么。

    那也不错,顺平站了起来。

    「在这里能确定的结局只有饿死,那还是早点走为好」

    他走到被银色粒子覆盖的空间的边缘。

    ──从过去的事例来看,他从安全地带出来后,平均一分钟左右那个就会出现。

    放眼望去,距离东边的墙壁也只有三百米……对于一般人来说,也不至于超过时间吧,但自己的体型却很糟糕。

    但是,不去做的话,就只会死。

    当我做好了蹲式起跑的姿势,准备全力冲刺的时候。

    「……等一下?刚才在【鉴定眼】里看到的不死者之王……它的能力……攻击无效,然后……HP无限低……很脆吧?」

    顺平盘腿而坐,开始思考。

    「明明攻击是无效的,为什么会很脆弱呢?」

    然后……继续说。

    「虽说攻击无效……但是……有几个例子……有讨伐成功的实例……确实……打倒那个家伙的实例是存在的……是吧?」

    于是,顺平在脑子里有了,像拼图一块拼一块那样,或者,像把缠在一起的线解开了那样的感觉。

    ──思考一下……思考一下……武田顺平!恐怕这是今后是否能生存下去的最初的分歧点。

    ──HP很低。身体也很脆。但却不会死那是为什么?那肯定是因为……有攻击无效的技能。

    ──但是……如果你这篇手记是可信的话,杀掉他……是可以做到的。那是什么?任何攻击都不会死的人会死…… 那个条件是……爆炸和……混战……

    于是,啊……顺平倒吸了一口气。

    ──的确,如果按照我的推测……在爆发魔法和混战的情况下,这是可能的。

    ──但是,我没有爆炸的魔法。在一个人的状况下,而且还是……我的状态数值是废物以下。所以也不能制造出混战的状况。

    然后──抬头看着天花板。

    从处处可见的天坑里,射进了光芒。

    回想起刚才那个裹着腐烂的肉的魔物,明明现在身处安全地带,却还是觉得脊背发凉。

    咔……顺平嘴角微微一歪。

    ──能行的……这样的话应该可以!如果想得没错……即使是我……好像也可以……心情不错呢。

    ──问题是,那家伙的身体究竟有多脆弱……如果受冒险者们产生的爆炸魔法的影响,发生了这种现象的话……也许这是可能的。

    ──如果我创造了同样的情况……但是能造成的伤害到底有多少?首先,我的解读是否正确也是一个赌注。即使猜中了……在那之后也是一次**屏蔽敏感词**……

    ──确实,如果打倒那个的话,也可以大幅度地提高水平,如果也有掉落道具的话……或者,为了今后能够继续前进……多少整备一下也是必要的……

    于是,顺平摇了摇头。

    「还是,算了……吧。下一层,也许……更简单……即使是我也能根据战斗的方式轻松地……可能会出现那种我也能行的魔物……」

    就这样待在这里的话只会饿死……这是确定的。

    而且,实际上,即使去了下一层……反正只会被那里的魔物所杀……

    这一点顺平也知道。

    但是,即便如此……只要有一线希望。

    比这里更简单,更安全……就能提高等级,并且能充实装备和技能,那些……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为今后的发展做准备。

    不管是多么渺茫的概率,多么乐观的思考……如果这个概率,能让我在下一层的生存性不是0%,那么……。

    这时,纪子的侧脸浮现在顺平的脑海里。

    『但是呢?不管在哪个世界,火都烧到自己的屁股上了,却还要去保护一个无能的傻瓜?也就是说,这就是为什么』

    顺平思考着。

    虽然不知道木户和纪子是在什么时候交往的,但至少,那家伙……不是会轻易抛弃我的女人。

    不过,实际上……把这种想法舍弃掉吧。

    或者只是,纪子对自己的状态值感到绝望,为了得到强者的保护,使用了女人这个武器。

    然后……哪是正确的呢。

    无论哪边都是正确的,都是有说服力的。

    ──没有力量的弱者……只能被蹂躏了而已——

    第5小节——

    这里不是日本,是异世界。

    如果不改变的话……只会被掠夺而已。

    「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才注意到……然后就被推到这种地方……结果……就是这个样子」

    肩口上刻着很深的伤痕的痕迹。

    身体的伤口虽然被堵住了,但或许是失血太多的原因,摇摇晃晃的膝盖显得相当无力。

    于是……顺平伸出右手,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喂,是脑袋进屎了吗?武田顺平!如果是下一层的魔物,说不定条件会更好……怎么可能啊!?这里可是……生还率是0%!?」

    然后,就这样吼叫着。

    「等级只有1级,而且……垃圾状态值,在没有任何技能的状况下……即使是只有一丁点……但有胜机的是……只能是现在啊!」

    然后,在刚才与魔物对峙的上层那里,确认了有像螺旋楼梯一样形状的岩石。

    点了点头。

    好像能从那里往上走。

    另外,确认天花板的一部分微微透出了光。

    然后,从射进来光的孔的另一端——钟乳洞特有的地形,就在那正下方。

    ──不知道上面的情况是怎样的,那也是一场**屏蔽敏感词**

    但是,顺平让自己振奋起来了。

    ──踏出一步!借着那淡淡的光芒越过死线……!为了生存……!

    就这样,顺平从安全地带迈出了一步。

    覆盖地表的是一片骷髅。

    以全速冲刺向上层奔跑着的顺平,立即按照脑海中的印象进行了定位。

    然后——当我注意到的时候,那个家伙。

    被破布包裹着的腐烂的尸体——不死者之王。

    造成这个场所满是尸体的罪魁祸首,一切攻击都能无效化,比魔王的等级还要高的危险的魔物。

    本来的话,是只有等级1的废物状态的顺平,没有办法对付得了的对手。

    ──但是,有对策。

    预测再预测,反复推论。

    如履薄冰,就像踩在蜘蛛丝上一样的不靠谱的作战。

    但是,如果不能通过这里的话……讨伐掉不死者之王的经验值,会它的掉落装备,都将无法得到……从此以后绝对无法前进。

    「刚好赶上了……做得很好,腐烂的外道」

    对于顺平的话,不死者之王嘴角微微一歪。

    它举起了嗜血的大镰刀,为了得到新的血锈——腐烂的尸体动了起来。

    「来吧!就那样笔直地!」

    在顺平眼前一米处,不死者之王到达的瞬间,顺平大叫。

    「这就对了!你这个混蛋!」

    与此同时,地面崩塌了。

    跟刚才顺平落下的时候一样——踏在累积的白骨上,不死者之王落下去了。

    顺平举起大拇指——然后一口气反转,把大拇指指向下面。

    「去死吧……变成肉块吧……!」

    透过刚形成的洞,确认下层的情况。

    不死者之王坠落的地方是钟乳洞的地形,其点是像剑山一样排列着像剑刃一般的岩石。

    然后,不死者之王就像插着串串一样,一边冒着绿色的黏液,一边挣扎,不久就毙命了。

    顺平叹了一口气。

    在【鉴定眼】的能力中记载了不死者之王可以使自己认识到的攻击无效化。

    但是,只有在乱战和爆炸的情况下,才有讨伐成功的例子。

    也就是说,如果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攻击,无效化是不可能的。

    被爆风卷起,从那里落下,或者,乱战时出其不意的一击。

    那恐怕才是决定性的一击。

    而现在,顺平所创造出的,也就是说──

    ──落下死——

    第6小节——

    在以前的讨伐成功的例子中,也是经过了乱七八糟的激战,混战之后,才能形成现在这样的状况吧。

    这样的话,HP无限低,身体非常脆弱的家伙的肉体,应该也会和这次一样,一招就能毙命吧。

    沿着螺旋楼梯走下来的顺平,用手摸着不死者之王的尸体。

    于是,灼热的触感扩散到体内。

    所谓经验值,其实就是直接夺走被杀生物的生命力。

    也就是说,这种灼热的感觉就是无生命之王的经验值。

    调出状态板,进行确认。

    「哈哈……真是荒唐啊……真的……笨蛋……但是,反过来想……突然上升到这个程度,说明这里的魔物很强……是吗?」

    在那个面板上,记载着等级178级。

    未分配的奖励点数是885。

    于是,不死者之王的身体四散,几张闪亮的卡散落在地上。

    那个就是这个世界所说的掉落道具,也是只要念出来就能具体化的方便的东西-

    S&W M57 四十一口径麦格南(物品等级:国宝级※子弹由魔力补充)-

    全状态异常耐性(※只是耐性,并非无效)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手枪……啊,不愧是狭间的世界……发生了很多事吧」

    总之,先把物质化的手枪收进破衣服的口袋里。

    「【全状态异常耐性】……怎么办……」

    于是,顺平拿起了最后一张卡片。

    【不死者之肉】

    物品等级>>>国宝级

    特征>>>不死者之王的肉。非食用。人类的尸体被迷宫的邪神们产生的强烈的诅咒附上后,所以产生的魔物是不死者之王。当然,那个肉是诅咒的肉块,吃了的人也能得到特殊的能力。具体地说,身体组成会变质,变得和不死者一样,成为■■■■■。

    于是,顺平笑了……歪着嘴说。

    「状态异常耐性之后……接下来是这个吗?这个啊……时机也太好了吧。啊,不死者的攻击无效的能力没能出现……虽然非常遗憾……」

    在那里,露出苦涩的表情。

    「话说回来……吃掉这块肉……大概……不……虽然相当靠运气……应、该、会、有、能、在、这、个、迷、宫、里继续走下去的可能性。」

    他一边说,一边把腐烂的肉具体化。

    密密麻麻的白色的蛆粘在那里──绿色的粘液包裹着的肉。

    然后犹豫不决地调出状态栏……

    未分配的奖励点数是885……

    「即使是……对吃这个是有抵触的……而且……这是人类的尸体?真的要吃吗……这是……这是个究极选择啊……喂,喂」

    就在这时,他的脑子里似乎浮现出某种游戏——某种选择。

    ──要不做人了吗?

    是的

    不是的

    他一言不发地把所有的奖励点数都分配给了回避率。

    同时,他在仅有的10个技能槽中,毫不犹豫地吸纳了【全状态异常耐性】的技能。

    「但是……真的用这种战术……行得通吗?如果能顺利……虽然可以……也不知道下一层是什么地方……如果发生任意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那一切都结束了哦?」

    但是……他握紧了拳头。

    ──虽然概率像纸一样薄……但这样下去的话,百分百,下一次就会死……那样的话。

    于是,就像在游戏中,他选择了以下的选项。

    →是的

    不是的

    哔的一声,感觉像是电子声在脑中响了起来,紧接着——他开始啃食不死者之肉。

    把腐烂的血液咽下去。

    嘴巴的周围粘上了混有白蛆的肉片。

    他一遍又一遍地咬着腐肉。

    是的,下一个阶层——为了生存。

    ──木戸……纪子……你们,骗了我。在我知道我会死的基础上……骗了我……那么,我为了生存,不管是腐肉,还是人肉……也会吃给你们看!

    ──我是……我是……

    他含着血泪,当场大叫。

    「──一定……让你们……变成肉块……变成……っ!」 

当前网址:http://www.transinterlog.com/tutorials/119.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