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平台:小生活

恒行注册 恒行平台 浏览

恒行平台:整修下水道的工程看来是遥遥无期了。在这个本来人少的小镇上这下更看不到人了,我从来没有发现,原来我所在的小镇也有这么宽阔的马路。唉,此时此刻,我还有闲情逸致感叹这马

  整修下水道的工程看来是遥遥无期了。在这个本来人少的小镇上这下更看不到人了,我从来没有发现,原来我所在的小镇也有这么宽阔的马路。唉,此时此刻,我还有闲情逸致感叹这马路,还是祈祷疫情赶快结束,然后让修下水道的工程也好快复工。我实在是一介小女子,每天提着一桶垃圾水要经过好几个别家门口才能到达,我虽然知道这是特殊时期,别家门口是不会轻易打开的,但是谁知道我不会撞见鬼——要碰着了人,那我得多尴尬——没有梳得光溜的头发,不合身的短棉袄,一双红色的比我脚大的跟儿皮鞋,一走路就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我这个样子哪像一个女孩子?不过话说回来,当我决定要去倒垃圾水的时候,我好像就没把自己当成女孩子吧!

  每次我倒水都是单挑大家午休的时候去倒,几乎没遇到什么人,偶尔碰着人也是跟我同方向的,可这次就不同了。我歪歪斜斜提着水走,迎对面走过来一个人,他先是看见了我,然后很吃惊似的停了一下,定了眼还看我,也不见他说什么话。我坚持不住放下了手中的桶,我想等他过去再走,可那人迟迟不走,他要不是正了正口罩我还没意识到自己没戴口罩。我突然灵光一现懂了什么似的,我向右移了几步靠着墙,用双手捂住了口鼻,我这次看他,他才有要走的意思。不过他也移动了几步靠着墙,然后才小心翼翼地移动身体,等这人完全跟我错开来,我才感叹,这大叔可别出事,不然我肯定难逃其咎。我正要走,却发现了一束眼光。斜对面的门口立着一个六七岁样子的小男生,他也戴着口罩,定神看着我,有些不安。我突然觉得这一天上帝待我不耐,好歹让我看见了男的,最主要还不是年纪相仿的。我没有在意他看着我,我依旧走到桶跟前,提起来继续歪歪斜斜地走。我故意靠着我这边的墙壁走,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他要再学那大叔的样子,我可就要疯了!

  小男生的目光没有从我身上移开,他依旧在大门口站着。我想只要我跟他错开一段距离,他就会走了吧!我正这样想着,却见他向我走过来。我正疑惑,他开了口:姐姐,我帮你吧!这孩子挺有礼貌,没叫我阿姨。我赶紧对他说:不用,不用。他又说:我妈妈说过,要帮助女生,同情女生,不管这个女生是不是年纪大。刚想着他有礼貌呢!我跟他一起把垃圾水提着倒了,虽然出力的还是我,但是也莫名感动。途中他的手被颠出来的水弄脏了,他到最后都不以为然。只是倒完水,他却没有要走的意思,我会意,立刻跟他道了谢,可他依旧没有要走的意思。这孩子不会跟我要帮助费吧?我脑洞大开。只见他低着头对我说,我妈妈说了,只要我回来她就会知道,她说了这里所有的人她都认识,都是她的眼睛。姐姐,我没有要进去的意思,我只是想偷偷看看妈妈,我想她了。他说着说着就要哭了。我当时就懵了,这是什么情况,我可没欺负他呀……我顺着他说话的意思,告诉他我会保守秘密,不会让她妈妈知道他回来了。他听后抬起头来用清澈的眼睛看着我,他问我,那妈妈什么时候才会见我……

  我回头看着那家人家的大门——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妈妈应该是自我隔离吧?虽然我们这个小镇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例,也不见得发个烧,咳嗽几声就是被感染了。但是他的妈妈大概还是小心为上吧,不让孩子跟自己呆在一起也是保护他。小男生最后跟我说,姐姐,你长得就算不丑,也应该出来的时候带口罩。我本来有同情他的十分,他那话一出,我顿时觉得他欠揍。不过我想想,又看看那大门,我觉得今后出来应该戴口罩了。我之后还是乘大家午休的时候出来倒水,有一日家里没有洗衣服,午饭吃的也是速食,又没有洗锅水,又赶着那天有风,该去倒水的时候我就发懒没去,但是总归要去的。吃过晚饭洗完锅我戴上口罩去倒水的时候,我突然又看见了那天遇到的奇怪大叔和那个小男生,我只远远看到他们手牵手的背影,但是我敢肯定就是他们。当我在走到那大门前时,看到门缝里有纸团,便扯出来看。那是一张画,画着一家三口手拉手的画面,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我又远远看着他们,即使我那时候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我把纸又塞进门缝,不料瞬间便被人从里扯了进去。我又歪歪斜斜地走,这一次虽没有小男生帮我,我依旧觉得自己力气变大了许多。我想今后的我一定要出门戴口罩了,那大叔和小男生对我的善意,我想我不能辜负。可我感动的不仅仅是这,我想还有他和她爱情的不离不弃还有对亲情的诚挚和耐心!

当前网址:http://www.transinterlog.com/linggan/93.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