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平台:魔幻的孤独

恒行登录 百事登录 浏览

百事登录:又回到了那副画面,巨大的观星宫内,我独自仰望天空连为一体的三颗星,我不再是那个小有名气的法术师,现在的我身上是那华丽无比的长袍,从新做回提耳亚西的王,就在我再次醒

  又回到了那副画面,巨大的观星宫内,我独自仰望天空连为一体的三颗星,我不再是那个小有名气的法术师,现在的我身上是那华丽无比的长袍,从新做回提耳亚西的王,就在我再次醒来时。
    我对“完美影子”发出的那股力量,在消灭他的同时,也改变了天上这三颗星的位置。我没如自己想象般与“完美影子”同归于尽,而是活了下来,再一次的做了提耳亚西的王。
    那“完美影子”当然随光环一同消失,就连卡其菲尔也一样,还有妹妹。现在的她应是有生以来最幸福的吧,与卡其菲尔一同消失,同时也永远呆在了心爱人的身边。而卡其菲尔有饿至少不会再寂寞,因为有妹妹的陪伴。对于“完美影子”虽说结局对他也许残酷了些,但那因是他的最好解脱。
    最后剩下的只有我,看着天空连一的三颗星,没有了耳旁的欢笑,也没有了身后长长的影子,有的也只是脑海中的一幕幕回忆永远伴随着我------这个提耳亚西的王。

在我生活的国家里,有一个这样的传说:如果谁可以用自己的力量使水星、火星、木星运行到一条线上的话,那么他就可以成为这个国家的王。这个传说是从我开始记事时就流传的,但直到现在,没任何一个人做到。所以在提耳亚西,也就是我所生长的国家了一直没有真正的了……
     
       "卡其菲尔,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我拍着卡其菲尔的肩头问道。他是我从小一块儿玩到大最要好的朋友,他有一个有钱的父亲,一张漂亮的脸,一个聪明的脑袋。可我却很少见他笑,而且他这种有钱的贵公子,会和我这种市井小民交朋友,在提耳亚西可算是奇迹哦!不过话说回来,有时我还挺嫉妒他呢。
    “回啊,我现在就走,可我要回什么地方?”卡其菲尔没有回头,但从他的回答中,我听出了迷惑。虽说我俩是从小玩到现在,可我还是觉得他的话好多都还难懂。现在他没地方可去,难到是提耳亚西发生了局部大地震,把卡琦菲尔家几千平米的别墅给震没了?不会吧!
    “你没事吧?生病了吗?”我把手探到了卡琦菲尔的的额头,看他精致的脸一脸的严肃,不像在开玩笑,我心底不禁开始当心。
    “诺斯塔,我可以去你家吗?”卡其菲尔突然把头转了过来,前后不搭的问题让我有点儿反映不过来。
    “去……去我家?好啊,我妹也想你啦!”虽说觉得奇怪,但我历来认为,卡其菲尔若不想说出原因,我便从不强求追问,也许就是因为这点,他才会喜欢和我做朋友吧!
     听过我的回答,卡其菲尔没有再说什么。回家的路上,我们一句话也没说,直到忍不住沉默的我发问才打破了一直的宁静。
    “卡其菲尔,今天的法术课你觉得上的怎么样?”对于法术,卡其菲尔可是我们这一代人中最强的一个,所以我找了这个问题希望可以提起他的兴趣。
    “圭史那老头的话太多了,听得我烦。”圭史是这个学期新来的法术老师,听说他可是提耳亚西数一树二的法术师。   
    “对啊,别说你,我听了都觉得没趣。”顺和卡其菲尔的话,我也说了几句。待我说完好长时间卡其菲尔也没回话。我知道,着话对于今天的他是的确提不起兴趣。

    我俩一直保持沉默地往前走,过了好长时间,终于回到家了。这段路比起平时,我觉得长了好多。来应门就的是我的妹妹艾丝维丽,他一直对卡其菲尔情有独中,今天见卡其菲尔和我一起回家,别提有多高兴了!
    “沃尔德少爷,欢迎您来我家。”拉起裙角,艾丝维丽向卡其菲尔伏身问好。说起来,我家钱虽不多,可家里对我和妹妹的教育可都是很严厉的,大概是因为父亲是提耳亚西为数不多的教育者吧!
    “你好,今晚打扰了。”卡其菲尔同样有礼貌的对妹妹问好。其实他知道妹妹对他的心,可这小子就是这样,从我和他认识到现在从没和任何女生交往过,和别的贵公子完全不同,简直一怪人。
    走进我家客厅,我母亲用家里最好的茶来招待他。我和卡其菲尔虽是从小到大朋友,可我们都在外玩,一般都不到任何一家。所以他来到我家我母亲、妹妹才会把他当一贵客似的招待,好在他也不拒绝。卡其菲尔还是和往常一样不多话,但今天的他似乎是若有所思。而我就静静的坐在他身边。渐渐的,我也跟着他进入了思绪之中……
    在提耳亚西,卡其菲尔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人。对于他的脸,除了精致,我再也找不出别的足以形容的的词语,时间的流失,我已开始觉得这个词也是不足以形容的。他有一头服帖的棕色头发,一双与头发同一色系的大眼睛,但他的瞳里似乎又有一种深邃的黑,从中透出一股神秘的气息;一个秀气的鼻子,一张粉色的唇,一身雪白的肌肤,最后加上一套够气质的衣服,我想若他是女生我一定回喜欢上他的!我的思绪没多久就被打断了,妹妹艾丝维丽再依次走近,出声叫唤我们。
    “沃尔德少爷,哥哥,可以吃饭了。”她还是一样有礼貌,可以说,在提耳亚西,妹妹也算是一个有名的美女呢!做哥哥的我还觉得挺光荣的。漂亮的妹妹,敬爱的父母,幸福的家庭,优秀的朋友,我这一生没白活啊!
    和卡其菲尔一起走到饭厅,一同吃着母亲做的好吃的饭菜,虽说父亲还没回家,我还是觉得很幸福。吃了没多久,卡其菲尔开口了,而他这一开口,吓的我差点儿摔下了饭桌。
   “伯母,今天我来打扰其实是有事情想请求您,我父亲决定让我取妻,就在今年内,我考虑了很久,决定我要取的妻子就是艾丝维丽。请您考虑我的请求!”这是今天卡其菲尔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他的语气和平时一样,还是那么平淡。
   “沃尔德少爷,我……”这天外飞来的一句让艾丝维丽的脸红到了耳跟,也吓得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母亲没有反对,父亲知道后也一口赞成,而我却一直没开口表明态度,妹妹就不用说了,高兴的像小鸟一样。至于将成为我妹夫的卡其菲尔,他似乎一直在躲我,我俩也再没多交集。

    卡其菲尔·沃尔德、艾丝维丽·达鲁于今天正式结婚。一个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一个是我最关心的妹妹,按理说,我应是无论如何都出场的人物。可我没去,因为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妹妹不会幸福,而卡其菲尔也不会快乐。我当时觉得自己好无能,一直没勇气说出来,感应的到不幸却不阻止。也就是从婚礼以后,我与卡其菲尔之间出现了无形的墙就在同一时间,我心中有了莫名的恐慌。

    时间飞速,转眼间就过去两年。我学习了很高的法术,成为提耳亚西小有名气的法术师。圭史先生还说我有未挖掘出的潜力,一定可以成为不压于他的法术师。而妹妹,自嫁到沃尔德家就再也没回过家,结婚的第二天便搬到了提耳亚西的西方,和在东方的我没有了任何联系。我心中有好多不祥的预感,无论是对于妹妹还是卡其菲尔。
    没多长的时间,我预感中的不祥应验了。妹妹死了,是病死的。在妹妹的葬礼上,我见到两年没见可卡其菲尔,他棕色的眼睛里没有了深邃的黑,取而带之的是魔的紫。他白皙的皮肤变得更白,白到没有血色,一身黑色的衣服给人感觉如同地狱来的使者。只有他那眉间淡淡的愁是唯一不变的。
    整个葬礼我没和他说一句话,准确的说是他一直在避着我。好多次,我想像过去那样安慰他,可他都借机玩消失。我感到了其中的诡异,所以我决定一定要找出原因。
    当我来到妹妹的棺木面前,看到了棺木中的妹妹我被吓了好大的一跳。棺木中的不是妹妹,而是一具和妹妹几乎一样的蜡像。妹妹真的死了?我心中一股莫名的怒火。就因为这具蜡像,我决定把整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运用魔法,我把自己变成了沃尔德家的一家仆,再用高价收买他留在我所在的城市。和沃尔德家的大队伍一同离开了我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地方,来到了提耳亚西最神秘的西方。不知为何,这里常常五月飘雪,天气阴晴不定。也许这就是魔法国度的不同吧。
    今天是我第一次来到这可怕的比方,当我不打算给自己适应的时间,直接进行调查,来个速战速决。
    城堡给人的感觉本就是阴森,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我虽一七尺男儿,可就怕鬼怪之类的玩意儿。一个人走在卡其菲尔家,我的心跳的好快。就在我小心翼翼的向前找线索时,我身后扬起了那两年没听过的熟悉声音。虽说这声音熟悉,但在熟悉中我明明感到了陌生的气息,那似千年寒冰的口气。
    “这么晚了,你不睡觉在这偷偷摸摸干什么?”通过这寒冰似的声音,我更加确定,这已经不是当年的卡其菲尔了。
    “少爷,我是出来找我的胸章的。刚刚我睡觉前发现它不见了。”我用手指着我的胸前,在用收买他的仆人时,就已弄清了卡其菲尔家的一切必备和所有硬规。在他家,没一个仆人都会有一块儿刻有自己名字的牌子。现在这借口也是我早就找好的了。                                                                          
      "别到处瞎串,快回房睡觉。明早我会叫见到的人给你送去。”听过他的话,我心里一阵温暖,卡其菲尔对于自己的仆人仍这么好。
    待卡其菲尔走后,伴随这阴暗走廊的人有只剩下我了。我没回自己的房间,站在这,我回忆起了过去的种种:
   “诺斯塔,你的家庭好幸福啊……
    快看,快看诺斯塔,那是什么……
    我希望我喜欢的人口可以得到幸福……
    诺斯塔,我不想回家……
    诺斯塔,我可以去你家吗……
    诺斯塔,我要取你妹妹……”
    从小到大,我已习惯了耳边有一个叫我名字的声音,但如今却可能再也听不到,我的心中无限感动和感伤,我好想回到过去与卡其菲尔一起上课的时候。
    放弃了寻找线索,现在的我只希望可以马上倒下睡着,在梦里寻找我所失去的一切。回忆过去的种种,我感觉现在的我已经和走廊上的音暗融在了一起……

    梦多的一夜等于难眠的一夜,今早起来,我觉得有种宿醉的感觉,头痛不已。原因无他,大概就是夜难眠加上水土不服吧。
    在沃尔德家里,我所扮演的这个角色其实事情并不多,只需负责修剪草木。不是盖的,我父亲就喜欢种花,可没时间打理,我可是历来为父亲照料花的。长期以来练就了一份好本领。
    昨夜一夜大雨,草木中的枯枝树叶已基本被冲走,剩下的工作只是扫扫地上被打落的叶子就好了。听这里的人说,今天可是有难得的太阳,可以洗洗东西。我演家仆当然要演的像,把那人的东西翻出就洗了起来。
    “这家伙,脏东西这么多啊!”我一边洗,嘴里还一边嘀咕着。张这么大虽说衣服都是自己洗,可我人爱干净,一有脏的就洗,从不堆怎么多。第一次洗怎么多东西还挺有挑战感的。若这家伙知道了,一定要乐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把洗好的东西晒好,抬起大盆,我往我的卧室走去。本想趁这个机会好好和久违的太阳联络一下感情,可我的精力已经被此时随风而摆的衣服折腾光了。现在的我只想回床上补眠。
         正在我往回走时,一个华服老人吸引住了我所有的注意力。在我来到沃尔德家的时候我就见过这位老太太。从她的衣着上看的出来,她在沃尔德家的地位不轻,可在她的脸我看不到快乐,每次我一想试问起她是谁时就没有人愿意理我。挨于现在是家仆的身份,我也就不好得在多问。但以我魔法师的直觉,我察觉到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就在我看着那位老太太是,我同时感到了有另一个视线在注视着我,为了避开不必要的麻烦,我没刻意去找视线的来源,抬着我的大盆,没再做多余的停留,往我卧室的方向走去。

     忙碌的一天马上就结束了,看着床边整整齐齐的干净衣服。我越来越崇拜自己了,不但帮这个好名鬼把衣服洗干净,还叠的整齐到我自己都觉得不可能。呵呵,我真的想啊叫自己好伟大。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我买力的自我陶醉。我忙收起了一脸的陶醉,换上了正常的一面。当看到敲门人是,我被吓了好大一跳。白天见到的老太太,可算是一个不速之客吧!
    “您……您好。”我语气有点生硬,因为我觉得这人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特别是在离她这么近时。
    “马上离开这里,越远越好。”没有客套话,听的出来,这就是她的来意。而且在她冰冷的口气里似乎还隐藏了当心。
    “您……什么意思?”这老人家果然不简单
    “我什么意思,你应该不我清楚,要活命的话你就马上消失在沃尔德家。以后也不要再插手这里的事。”老人的声音越来越冷,但我可以很清楚的听出里面的确有藏着当心,不安和悲伤。
    “我决定的事是没有人可以阻止的,谢谢您的关心。”虽说我这人看上去是呆了点,可我所决定的好事是不会因难而改变的,眼前的人不简单,而且给我的那种熟悉感让我心里出现了好多疑问。就算以前见过,现在她也不应该知道我是谁,更何况是当心我。
    “年轻人,听我的话,你走吧!”冰冷的声音换上了无奈,她的话让我确定,我认识她,那她到底是谁呢?
    “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也该让我知道你是谁吧!”放下了敬语,我以平等的身份来面对她。并且还找了这个有点无赖的理由。
    “我是谁?那并不重要,如果你觉得认得我,那还是忘了我的好。”在她无奈的语气里,有增加上了先前的悲伤。
    “艾丝……维丽……”这是我听完她的话后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名字,虽说我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但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
     老人听了我叫出的名字以后,身体不由的一颤,我感觉到了这个名字让眼前的老人有一种电流流过身体的感觉。她真的是艾丝维丽?不可能,不可能……在我的心里不停的呐喊着,眼前的老人是我那个不过二十岁的年轻漂亮的妹妹?就在我在心底拼命否认是,我们中间出现了第三个声音,也就是这个声音,它彻底的打碎了我心中的幻想。

    “诺斯塔·达鲁,我的老朋友,我们有见面了。你说的对,她就是你年轻美丽的妹妹艾丝维丽。很惊奇吧!”充满戏谑发邪恶口气,出自那个我一直觉得是天使的人的口中,我的头开始翁翁作响,心中也百味杂成。
      “卡其菲尔!”我和妹妹一同叫起来,只是她的声音是充满惊讶,而我的却是充满关怀。
   “我的好朋友,你很想我哦!”还是以戏谑的口吻说出,没想到两年不见,在他的身上在也找不到那事的沉没。
   “为什么,为什么艾丝维丽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指着妹妹,心中的莫名升起的怒火期待了刚刚的关心。我知道现在的卡其菲尔变了,变的可怕了。
   “她是我妻子,为我付出青春,变老是必然的啊!”卡其菲尔的话说的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而就在他说话的同时手中出现了一道紫色的光,那光很快延伸,将一旁的艾丝维丽包围住了。别光包围住的妹妹看上去痛苦不已,我心里害怕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妹妹如此。而卡其菲尔的脸上出现的是我从没见过的笑容。
   “放开艾丝维丽,有什么冲我来。”我同样放出了自己的力量,变回了本尊。我的魔法与他的完全不同了,我手中的光是金色的,属于白魔法,而卡其菲尔的是紫色的黑魔法。与此同时,我已经大概了解了艾丝维丽变老的原因。
   “冲你?要是可以冲你的话,现在变老的就不是你心爱的妹妹,而是你。”卡其菲尔加重了对艾丝维丽所用的魔法,似乎是在解恨般。他的话和他的举动让我忍无可忍,我也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手中的金色光球也随之变大。但我知道,对卡其菲尔我做不到。                                                                                                                          就在我忧郁的时候,妹妹开口了:“哥哥……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说完后,她转过头看向了身边的卡其菲尔:“卡其……菲尔……放了哥哥……我会把我的……一切力量……给你……”痛苦的折磨在,妹妹身上蔓延着。使我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可我还是没勇气提起开打的念头。
   “放了他?要你放了你恨的人,你会吗?再说,你的身体已经没法没,满足我的黑魔法,现在有是他自己送上门来,你说我会放了他吗?”卡其菲尔棕色的眼睛里所放出的全是紫色的光。这似曾相似的画面,让我觉得好不解。而且他恨我这点儿令我更不解,难道说卡其菲尔所练的黑魔法不止为了做提耳亚西的王,还为了报复我?那他当初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而去我妹妹,是为了让我内疚?我越想越觉得不简单。
   “你恨我为什么当初不直接杀了我?知道吗,把我留到现对你更不利。”我想把事情问明白,并抬起手中的金色光球,让他看清,现在的我并不差。
   “你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相对我加大力而变大的光球,卡琦菲尔用在妹妹身上的黑魔法减轻了。听过我的话,他的眼神好复杂。我想起什么?我俩从小到大的每一件事可说在他离开后的两年里,一有时间我都在想,到在回忆。正当我在脑海里寻找着什么值得他恨我的事情时,他撤走了用在艾丝维丽身上的魔力,转而向我发来,在我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接下他的力量。我心中暗想自己大概死定了。可在我承受了这巨大术力后,我有的却只是一阵头晕。
        一阵头晕我的知觉去到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那个地方很繁华,高高的城楼,人也很多。那些人都聚在那个很高的城楼下,我听不到这的声音,似乎他们都在欢呼,对着城楼上站着的那个人欢呼。那个人穿着一身很漂亮的银色战甲,很奇怪,那个人有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他向楼下的人民们招着手,一脸微笑,看上去很神气。
    就在我看的一脸奇怪时,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拉到了另一个地方,在我眼前的还是刚刚那个和我长的一样的男人,现在的他只是一个人,他低着头,好象在看自己的影子,嘴轻轻的动着,似乎在说什么。就在此时,我的头一阵没来由的巨痛,仿佛整个头都要裂开似的……
    我的知觉有回来了,头还是痛,我想起了一切。我知道那个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是谁,他就是我,一百年前提耳亚西的王,也是提耳亚西最强的王。而卡其菲尔,他是我那时的影子--“完美影子”。我知道他为什么恨我,一直以来,做为提耳亚西的王,光辉的只有我一个人,而他一直都只是一个影子而已。一直默默的跟着我,因为我的强大,他成为了一个有思考的生命体。以他先天具有的黑暗,学会了黑魔法,只为可以保护我。而我却连他唯一的要求丢完成不了。
    “你好,我的王,你现在有想起了没?”卡其菲尔眼中充满了讥讽,我知道这场战是躲不过的,因为我可算是我对不起他。只是我想不通,为什么我“完美的影子”可以成为一个现实体他不应该有来世的。
    “卡其菲尔,你为什么……”没有隐藏自己的疑问,只是我不知道如何问起。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成为人类?告诉你,当初你死时我以为我也会跟着消失,但我活了下来,就是因为我恨你。那种恨就成为了无法比拟的力量。而你心爱的卡其菲尔,因为他的孤寂、落寞,还有他父亲想以他为王的心,所以我可以漫漫的掌控他,使我成为他。我寻找了一百多年,就是为了得到这具美丽的,具有巨大力量的身体。现在我赢了,今天就是你第二世的忌日。”“完美影子”以便说,嘴边一面露出了奸恶而得意的笑容。
   “你真卑鄙,但是我会死就是想你可以解脱。你反而却……告诉我卡其菲尔在哪?”听过他的话,我心中的怒火不知以冒了多高。如果不是顾及到那副身体是卡其菲尔的,我早发出攻击了。
   “卡其菲尔?他早深睡在自己的内心之中,别盼望他还会来帮你。现在的你只要等死就好了。”话还没说完,“完美影子”手中的光球再次在手中聚集,紫色的光球越来越大,仿佛要把整个城堡都包进其中。
   忍住头的痛楚,我向后退了一步,同样的,又把力量了集起来。我很清楚,以现在的我是没办法打过他的。但我想,我至少可以把妹妹救出城堡,看着晕倒在地上的妹妹,我心中有说不出的难过。美丽可爱的每饿迷,因为我,她成为了一件牺牲品。过去人人称赞的容颜,如今却是苍老的可怕。不知道这几年她是怎么过的。
   现在的我,不再是提耳亚西那伟大的王,我是诺斯塔,一个普通的法术师。抛开心中的一切,我用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举起手中金色的光球。那道光已围绕在了我的全身,我很清楚这致命的一击不是对于他,而是对于我。
   “完美影子”看到我手中的光球,嘴角露出了令人不寒而颤的微笑,同时,它紫色的魔法笼罩了他的全身,像盾一样,大概可以抵住我一半以上的攻击。
    再一次对准“完美影子”,我闭上了眼睛……
   “诺斯塔,别……别再忧郁了,快……快给他那一击。”那个熟悉的,令我无比想念的声音再次响起于我耳边。立即睁开双眼让我看到了做梦也想不到的场面。
   “完美影子”周围的那道紫色光环不见了,他的样子很痛苦,就想在黑暗中挣扎似的。
   “诺……诺斯塔,我的力量快抵不住了,你快……快啊!”是卡其菲尔,他挣开了心中的黑暗,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心中说不住什么感觉,只是我的双眼模糊了。
    体内出现莫名的一股巨大的力量,听卡其菲尔的话,没有再忧郁,我把力量全数击向了卡其菲尔的身体,在此同时,我模糊看到卡其菲尔的身体内也发出了巨大的金色光芒,卡其菲尔被那些光包围住了。对于我来说,现在的那些光好刺眼,但我没闭上我那双模糊的眼……
    眼前的光球渐渐的变小了,我本想坚持到最后,可我还是输给了自己变沉重的身体,模糊的眼转为了一片黑暗。就在我倒下那一刻,我听到了一声很凄惨的叫声:
   “不……”听的出,那个声音是妹妹的,可我再也无力阻止将要发生的一切……

  

当前网址:http://www.transinterlog.com/experience/45.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