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平台:蚊子

恒行登录 百事登录 浏览

恒行平台:凌晨五点,陆锋被蚊子叮醒,左手中指关节肿起一个红包,又痒又疼。 立冬已经一周了,蚊子还这么毒。 这座城市地处南方,由于海拔原因,早晚温差大。入冬后,晚上比较冷。这几

 凌晨五点,陆锋被蚊子叮醒,左手中指关节肿起一个红包,又痒又疼。

  立冬已经一周了,蚊子还这么毒。

  这座城市地处南方,由于海拔原因,早晚温差大。入冬后,晚上比较冷。这几天,陆锋家里的蚊子特别多,也不知道从哪里钻进来的。

  “可能是开门的时候让蚊子跟着进来了。”陆锋想:“晚上外面冷,蚊子也知道找个暖和的地方,为啥它不冬眠呢?”

  陆锋打开手机电筒,他摸索出一套找蚊子的经验,既不用开大灯,又不会吵到小床上的女儿。他慢慢转身,先往床头搭的布花上寻找,再看床头的墙壁。这两个地方颜色对比较明显,很容易看到有没有蚊子。他又仔细查看床头软包上的衣服,因为衣服颜色比较深,蚊子常会躲在上面。接着,他从小床床围部分的蚊帐上寻找,小床紧靠着他睡的大床边上,蚊子也会飞到上面歇脚。最后再仔细看小床后面的窗帘,窗帘的褶皱比较多,是蚊子隐身的好去处。

  这些地方都找了,还是没有发现。

  蚊子也越来越聪明了,以前这种办法找蚊子十拿九稳,现在慢慢的有点不灵了。

  陆锋担心继续找蚊子会吵醒女儿,只好放弃了。

  (二)

  这个时间醒过来,基本上没法再睡了。

  陆锋拿过床头的电子书,接着看《花腔》。

  女儿哼叫了几声,转了个身又睡着了。这是个二孩,还没两岁,是赶在二胎政策落地后,抓住青春的尾巴要的。

  陆锋两口子都是晚婚,要二孩时都快四十了。大的是男孩,外人都说儿女双全好。两个孩子相差十岁,长得非常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小的刚出生时,老大很排斥,不什么搭理父母,埋怨妹妹太吵。有时还会做出一些危险的举动,趁人不注意,偷偷掐她;妹妹刚蹒跚学步时,还会故意推搡她。在严格监督下,还算相安无事,没发生什么问题。

  小的自从学会说话,嘴里就一口一个哥哥叫着。特别是学会走路后,简直是她哥哥的跟屁虫,在家里随时跟他走进走出。有时跟进书房后,哥哥会把她从书房里抱出来,妹妹也不生气,咯咯地笑。妹妹还会学哥哥说话,学得有模有样的,看着特别逗。哥哥从妹妹身上找到了自豪感,慢慢地觉得有这个妹妹挺好的,还会主动去抱抱妹妹,也在同学面前吹起她的妹妹来。

  这让父母终于落下心里的石头。

  “嗡嗡嗡……”,蚊子可能没吃饱,在陆锋的头上飞来飞去。“啪”的一声,陆锋照着自已的头上就是一巴掌,没打着,蚊子又飞走了。

  被蚊子骚扰后,陆锋用被子蒙住头。

  (三)

  陆锋两口子都是单位里的人,有自己的房子和车子,银行里没有贷款,双方父母都有养老金。在生活方面,虽说没什么闲钱,但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陆锋从小生活在农村,经历过很多曲折,靠着吃苦一步步走到今天。媳妇是城里人,家境比较好,有点娇生惯养。脾气时好时坏,好的时候跟你好说好讲,用舍得花钱来表达自己的好心,好得让人有亏欠感,不愿接受她的付出。脾气不好时,经常会大发雷霆,火气任意撒到家里人头上,口无遮拦,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可能平时觉得自已付出了,就应该得到相应的回报,经常把“没有辛劳也有苦劳”挂在嘴边,让人被动接受她的付出,强迫别人认可,最后让相处的人都不愉快。

  就说昨天早上,媳妇夜里拉肚子。早上起来后,就表情痛苦,用夸张的表情和语气跟陆锋诉苦,说:昨天夜里我肚子突然疼得厉害,尿了一大堆血,差点要喊你送我去医院了。

  媳妇不管大事小事,常会用夸张的表达手段。陆锋不好判断事情的轻重和真假,于是回了一句:不要那么夸张说嘛,严重了就上医院去看。

  媳妇很不高兴:什么夸张,本来就疼得要命,你就是不关心我。

  陆锋不接她的话。可偏偏这个时候,老大从房间里出来吃早餐。陆锋不合时宜的教育小孩:儿啊,做什么事情一定要诚实,不要撤谎,谎话说多了哪天说真话别人也认为是假的,就象“狼来了”的故事一样。

  完了。

  就这么一句话,媳妇的火药桶爆发了,“你是说我说谎吗……”。她开始喋喋不休,各种难听的话也跟着出来。陆锋也火了,他觉得自己一个人下了班,晚上要领小的,还要管大的。都四十岁的人了,又不是动不了走不了,连这点生活自理的能力都没有。

  吵了几句后,陆锋不想说话了,到卧室看小的醒了没有。媳妇没了吵架对象,只能气鼓鼓的随时准备找茬。

  陆锋在被子里憋得慌,伸出头来透透气,他知道蚊子还在,就等着什么时候飞过来。

  (四)

  陆锋还真称得上是个模范。

  自从五年前换了个工作单位,基本上就是单位和家两点一线。

  陆锋所在单位的工作有点特殊,出差比较多。为了能有更多时间陪小孩,他找了各种理由减少出差次数。虽然如此,他的工作丝毫不马虎,对每件事情都能够事前精心筹划,追求完美,往往一件事情还没开始做,他就已经能够预估到事情办理的结果了。单位上换了几任领导,对他的工作都比较肯定,碰到急难任务总能想到他。可一到提拔任用的时候,他好象被选择性遗忘了。

  四十不惑,陆锋对名利的事情也不太上心了。不管做人做事,只求做到让自己心安。

  在家里,没有老二前,陆锋早上起来煮早餐,送小孩上学,晚上回来辅导小孩作业。周末更是比上班还累,在各类培训机构来回倒腾,他也知道这种应试教育不太对,但又找不到更合适的方法适应当下的教育现状。现在不管是学校教育还是校外辅导,老师都是通过微信发送通知,发布作业,要求家长检查,还要签字确认。每个家长手机里都有各类群,随时拿着手机看,如果漏掉了哪个通知,老师就会在群里点名,甚至要求家长到学校谈话。

  还好,陆锋还没有被老师谈过话。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陆锋对女儿的爱有时让媳妇都嫉妒。

  有了老二后,陆锋主动把最脏最累的活接过来,不管白天还是夜里,只要他在,给女儿配奶喂奶、喂饭、洗澡、换尿不湿这些活他全包了。他跟女儿玩,经常把女儿逗得咯咯咯的笑。到现在为止,小孩没生过什么病,身体结实,长得讨人喜欢。他带小孩比很多妈妈带的还要好,连女人都羡慕。除了带小二,他还负责老大的数学作业和早餐,有时还带老大骑行锻炼。要不是因为时间错不开,老大的事他也要全包了。

  模范的代价就是自己支配的时间太少了,他还想干点事情。

  “再等几年,等小的长大点再说。”陆锋心想:“不能让自己闲下来,一旦闲下来会老得很快。”

  陆锋也觉得累,他不知道,他这个模范能坚持多久。

  (五)

  蚊子倒是没有飞过来,可是楼上的声音让陆锋很烦。

  这栋楼的隔音不好,楼上稍大点的动静都能听得见。陆锋清晰的听到床垫与床板摩擦发出有规律的嘎吱声,还有床头和墙咚咚的撞击声,声音由弱到强,节奏从缓慢到急促。中间不时有大口而急促的喘气声,还有隐忍不住的叫声。等声音消停后,开始传来脚步声,冲水声,还有洗澡的水流声。

  楼上住着一个复婚不久的女人。离婚前,她和老公有一个六岁的女儿。离婚后,她和一个男人相处过,那男人有个儿子,儿子好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周末的时候,男人会带那个儿子过来住,晚上就会听到那儿子发病的哀嚎,还有砸东西的声音,还好十一点左右就安静了,但第二天早上六点又开始叫。楼上经常吵架,吵得天翻地覆,整个单元楼都听得见。幸亏时间不长,分手了。可能看在女儿的份上,她又复婚了。

  隔三差五,早上五点多,楼上就传来嘎吱嘎吱响声。

  陆锋真是烦透了。

  他听到楼上手机闹铃的震动声。六点十分了,楼上的闹铃都是这个时间响的。他的女儿也开始哼唧哼唧,每天这会,他的女儿都要喝一顿奶。他穿好衣服,喂过奶,把女儿放回床上,女儿迷迷糊糊又接着睡了。

  六点半,他戴上耳机,到厨房给大的煮早餐。

当前网址:http://www.transinterlog.com/experience/25.html

 
你可能喜欢的: